平常就糊些短篇

啊。

“星月刃?”凯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,看到自家元力武器强硬地搂着挣扎的流焱,微不可见地皱皱眉,然后拿着糖柄笑眯眯地调笑他:“终于玩够了啊?怎么,你这是找了个朋友?”

“朋友——是呀,是新朋友,凯莉小姐。”星月刃同样笑眯眯地回答她,并把试图挣脱开他臂弯的流焱放开来。

终于得到自由的流焱整理了下领子,抬起头就看到凯莉戏谑的眼神,虽然感到疑惑但优雅的行了个礼,“凯莉小——”

“非常抱歉打扰了你们的对话,我们有急事要先走了,下次会好好款待凯莉小姐和金你们的。”凝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流焱的身后,拽过他的领子拉着一脸疑惑的安迷修就走,不顾流焱的叫喊留下了三人。

“这是怎么了啊?”流焱皱着眉卷着自己棕色的鬓发问出声,这个动作真是像极了他们的主人安迷修——当然外貌也是一模一样。凝晶想着,然后看向若有所思的主人。

“您看出来了吧?”

“……”安迷修沉默。

“总之,我们要远离他们了。”凝晶抬手揉着流焱的粽发,“为了您和他着想。”

“看来只能这样了。”安迷修点点头,无奈地望向充满疑问的流焱,眼神像极了自家孩子长大结婚的母亲。

流焱被他的眼神吓得身体一颤,乱抓着自己的鬓发开口道:“你们是在说刚才星月刃的话吗?您听到了啊。”

“不过我没把他的话当真,毕竟他本来就喜欢开玩笑,当作没听到就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一脸单纯的流焱,安迷修和凝晶觉得自家白菜被拱的日子不远了。

      TBC.

安迷修和凝晶:太悲伤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48)